加拿大承销商
新闻

最高法院在要求烟草公司寻求医疗费用的诉讼中听取生产命令的上诉


July 20, 2017   由加拿大保险商


打印此页 分享

加拿大最高法院星期四宣布,它将听取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政府关于一项生产订单的上诉,该诉讼旨在向烟草公司追讨医疗费用。

公元前法院先前曾命令省政府-起诉数家烟草公司-为被告之一菲利普莫里斯国际公司制作个人健康记录。

这些被告也被其他省起诉。例如,安大略省高级法院法官唐纳德·肖特(Donald Short)于2016年写道,安大略省政府正在就2009年开始的诉讼寻求500亿加元的赔偿。

卑诗省最高法院法官内森·史密斯(Nathan Smith)表示,在卑诗省,菲利普·莫里斯(Philip Morris)“寻求从许多政府数据库中获取原始数据,该省计划使用该数据库来提供统计证据以支持其对因果关系和损害赔偿的索赔。”在2015年5月20日发布的一项决定中写道。

史密斯大法官补充说,该省辩称,此类披露“将违反医生对病人的机密,将是‘对无数人的隐私的大规模无理侵犯’”。

但是史密斯大法官确实命令了卑诗省政府为Philip Morris提供个人级别的数据,并删除姓名和其他个人身份信息。

上诉后维持了该命令。

 

卑诗省大法官理查德·戈佩尔(Richard Goepel)写道:“如果省政府设法收回特定被保险人的医疗保健费用,那么这些特定被保险人的病历就可以产生,就像采取其他任何行动一样。”上诉法院在2017年2月14日发布的裁决中说:“或者,如果省政府像本次行动那样以汇总方式进行,则涉及特定个人被保险人与提供医疗保健有关的健康记录和文件一般来说,这种特殊的被保险人所获得的利益是不可强制的。”

尽管如此,Goepel大法官还是接受了卑诗省的同意。最高法院裁定,菲利普·莫里斯(Philip Morris)寻求的数据“具有高度相关性”,而省政府对将要向卷烟制造商生产的数据进行的限制,本来是“不公平的”。

彼得·威尔考克法官和玛丽·纽伯里法官均表示赞同。

该省向加拿大最高法院申请上诉许可,加拿大最高法院于2017年7月20日宣布准予上诉。

卑诗省针对烟草公司的诉讼政府“在联邦统计局加拿大统计局的控制下,在有限的环境中向被告的专家提供数据,”史密斯法官在2015年写道。“其他被告也接受了这种安排,但(Philip Morris)表示不能接受接受加拿大省和统计局要求的限制和条件。”

其他被告包括罗斯曼,本森&Hedges Inc.,RJ雷诺兹烟草公司,JTI Macdonald Corp.和加拿大帝国烟草公司等。

该省辩称,在向被告提供个人医疗保健数据时,“即使删除了个人标识符,对所有这些数据库的数据进行交叉引用也可以使被告对个人病史进行相当详细的描述,” Justice史密斯写道。

该诉讼是在卑诗省2001年通过之后不久提起的。 烟草损害和医疗费用回收法,史密斯大法官(Smith Smith)在2014年的另一项裁决中写道。

除其他外,被告辩称省政府已从征收烟草税中受益。

烟草损害和医疗费用回收法 规定,如果全省寻求收回医疗费用,则无需确定“特定个人被保险人”,以证明任何“特定个人被保险人”与烟草有关的疾病的原因,或者证明任何特定的被保险人的医疗保健费用。

但是,如果被告提出申请,法院有权“命令发现具有统计意义的样本”。 《烟草损害和医疗保健费用回收法》还规定,对于集体行动,个人的医疗保健福利记录是不可强迫的,“除非是根据法律,惯例或程序的规定,而该法律,实践或程序要求出示专家所依赖的文件见证人。”

菲利普·莫里斯(Philip Morris)聘用了一位应用数学和统计学专家。史密斯大法官写道,这位辩护专家的证人“说错误或缺乏特异性经常是由于使用标准诊断代码而引起的”。他在其他司法管辖区发现的一个常见问题是,在肺癌的诊断和疾病检测中使用相同的代码。这意味着声称要显示肺癌患病率的汇总统计数据可能包括许多接受过肺癌检测但没有患肺癌的人。”


打印此 page 分享

有你的话: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需的地方已做标记 *

*